<menuitem id="vrhz7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vrhz7"><strike id="vrhz7"><listing id="vrhz7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vrhz7"></var>
<cite id="vrhz7"><video id="vrhz7"></video></cite>
<menuitem id="vrhz7"><strike id="vrhz7"><listing id="vrhz7"></listing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vrhz7"></cite>
<var id="vrhz7"><strike id="vrhz7"><thead id="vrhz7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vrhz7"><strike id="vrhz7"></strike></cite>

不銹鋼應用

您的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不銹鋼應用 > 至德鋼業提高高爐利用系數生產管理實踐分析

至德鋼業提高高爐利用系數生產管理實踐分析

來源:至德鋼業 日期:2020-10-26 14:31:55 人氣:361

 針對浙江至德鋼業有限公司煉鐵總廠高爐群平均利用系數低的問題,從原料條件、操作爐型和操作管理三個方面進行了原因分析,通過采取原燃料指標量化管理、高爐爐型診斷管理、操作參數科學管理等措施,克服了原燃料結構變化等不利因素,提高了高爐群平均利用系數,實現了高爐長周期穩定順行。浙江至德鋼業有限公司煉鐵總廠(以下簡稱煉鐵總廠)現有大型高爐8座,其中3200立方米高爐4座,2580立方米高爐4座。由于有4座高爐的爐缸存在不同程度的隱患,為保證安全生產,高爐降低冶煉強度,高爐群平均利用系數降低,很難達到的水平。相比國內如武鋼、沙鋼等企業高爐利用系數長期在以上的水平,生產效率存在差距。2017年下半年,煉鐵總廠對高爐平均利用系數低的原因進行了分析,通過采取原燃料指標量化管理、高爐爐型診斷管理、高爐操作科學管理等措施,在同等原燃料條件下,優化了內部操作體系,提高了高爐群平均利用系數。


  煉鐵總廠高爐的用料結構主要為燒結礦+球團礦+外購塊礦,其中外購塊礦比例不超過10%。共有燒結機7臺,360立方米燒結機3臺,265 立方米燒結機2臺,328立方米燒結機2臺,其中6臺燒結機的配料使用混勻料場。4座3200立方米高爐采用單一燒結礦入爐。4座2580立方米高爐中,7#高爐、11#高爐原料條件較好,使用單一料種燒結礦;5#高爐作為平衡燒結礦的調劑爐,經常變更燒結礦的品種,甚至長時間同時使用兩種燒結礦;4#高爐使用東鞍山燒結礦,由于沒有綜合料場,來料指標穩定性較差,堿度、氧化鐵等關鍵指標穩定性不好,對爐況的長周期穩定順行帶來了一定的負面影響。


煉鐵總廠燒結產能水平與高爐消耗水平基本一致,當燒結機進行較長時間的檢修時,為應對燒結礦產量降低造成的原料缺口,高爐將大比例使用料場存儲的落地料。落地原料受空間限制及篩分能力不足等因素的影響,會造成入爐原料的堿度、氧化鐵、準粉末(粒度<5 mm)等指標變差,高爐入爐風量減少,利用系數降低。煉鐵總廠高爐受原料穩定性差的影響,有4座高爐存在爐身或爐缸的隱患,因此,煤氣流的控制方面更側重于中心氣流,中心加焦量多,中心區域的布焦炭量達到焦炭總量的25%~30%,多時甚至達到35%。噴吹煤粉過程中,未燃煤粉很容易集中到死料堆內形成低透液區域,以及集中到死料堆表面附近氣流不活躍的固定料層中,引起粉末在死料堆的積蓄,使死料堆的透氣性、透液性變差,進而造成死料堆溫度降低,導致爐渣黏度增加和死料堆透液性進一步降低,最終鐵水和爐渣無法透過死料堆,集中地沿著死料堆的表面滴落、下降,使得進入爐缸邊緣的渣鐵流量增加,加劇料柱惡化的同時,增加了渣鐵在爐缸邊緣的環流,使爐缸活躍性下降,中心氣流受阻,邊中氣流分布比例失衡,順行狀態變差,導致高爐利用系數降低。煉鐵總廠高爐的操作管理實行爐長負責制,高爐中夜班的操作參數由爐長制定、倒班作業長執行。由于人員能力與經驗的限制,爐況操作存在判斷失誤、操作不當、調整滯后,煤氣流變化后參數控制不合理等問題。人為因素造成爐況波動,高爐利用系數降低。



本文標簽:

發表評論:

◎歡迎參與討論,請在這里發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觀點。

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內蒙 遼寧 吉林 黑龍江 上海 江蘇 浙江 安徽 福建 江西 山東 河南 湖北 湖南 廣東 廣西 海南 重慶 四川 貴州 云南 西藏 陜西 甘肅 青海 寧夏 新疆 臺灣 香港 澳門
yellow高清视频在线观看大全